养殖网
当前位置:养殖网 > 珍禽养殖 > 文章内容
美股三大风险因素仍未解除 外围波动对A股影响几何?
发布日期: 养殖网    点击率:42
   珍禽养殖

美股三大风险因素仍未解除 外围波动对A股影响几何?

  周二大幅反弹,美三大股指涨幅均超2%,并创1月4日以来最大单日涨幅,道指收涨逾500点。

科技股和金融股领涨,苹果涨%,涨超8%,高盛涨%。

主席鲍威尔暗示对降息持开放态度。

  (,)认为,2009年3月以来美股主要经历了2轮回撤,回撤阶段的背景都是经济和企业盈利增速放缓。 2019年5月以来,美股再次进入调整阶段,跌%、标普500跌%、跌%。 美股的下跌未来是否仍会延续?  市场预期2019年美国GDP增速将下滑  从基本面角度来看,19Q1美国GDP增速高达%,高于2018年的%。 从2010年以来,美国季度GDP增速基本在%-%之间波动,19Q1的%的GDP增速已经接近GDP增速上限,接近15Q2(%)的水平。 目前市场普遍预期2019年美国GDP增速将下滑,IMF预测2019年美国经济增速为%。

并且从历史数据来看,美国GDP增速与PMI指数的同步性较强,从2018年8月以来美国PMI制造业指数持续回落,19/4美国PMI制造业指数再次降至,远低于19/3的。

  美国倒挂  近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倒挂现象频频出现,截至19/5/28美国3M和10Y国债收益率利差为11个BP,上一次出现类似倒挂现象是07-08年美国次贷危机爆发期间,国债收益率倒挂现象同样预示着经济增速存在回落风险。

回顾历史,1980年以来3M和10Y美债收益率明显倒挂现象出现过5次,每一次美债长短端利率倒挂都伴随着经济增速和企业盈利的回落。 从盈利角度看,标普500净利润增速从18Q3的29%见顶回落,在18Q4降至16%。   额增速下降  截至目前(2019/5/31)标普500指数中有466家披露了2019Q1,根据Factset预测,2019Q1标普500净利同比将降至-%,并且19年二季度企业净利润增速可能会进一步下降。

回购是近几年推动美股盈利增长的重要动力之一,2018年美股回购金额大幅增长,其中标普500成分股18年回购金额达8060亿,较2017年的5194亿美元增长了55%,回购规模大增推动了2018年美股净利润高增长。 2019Q1标普500成分股的回购金额约2150亿,同比增长%,但相对于18Q4回购额增速%已经明显下降。

从标普500指数回购额市值占比(回购金额/总市值)来看,这一比率在18Q4达到最高的%,在19Q1小幅下降至%,如果2019年回购额增速放缓,其对盈利的支撑作用也会下降。 从估值角度来看,05年以来标普500指数PE(TTM)的中枢为倍,标准差±。

09/3以来这轮美股牛市,估值最高点出现在2018年1月的23倍,目前标普500的PE已经回落至倍,高于历史均值水平。

目前美股的估值水平仍高于历史均值,并且美国经济和企业盈利增速回落的风险加大,美股出现回撤的风险在提高。   (,)认为,美股也是会跌的,标普500指数从4月底的高点至今回落有百分之七点多。 未来还会不会继续下跌,很有可能,一个危险的信号就是美债收益率曲线近期再次连续出现倒挂,叠加贸易摩擦升级,美国经济甚至全球经济都存在一定的衰退的可能。 期限利差倒挂一直被认为是美国经济衰退的先导指标,它反映的是市场与美联储的对经济判断的分期,是预期与现实的差异。

而从历史经验看,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市场对的,美股近期的回调以用脚投票的方式表明了市场的态度,尽管可能在美联储看来,经济扩张的预期还未被完全证伪。

然而对市场而言,当前的时点下是纠结在预期与现实之间、证实与证伪之间,这个过程非常痛苦,何时是个头,就要看美联储何时能低头了。   美股下跌对A股影响几何?  莫尼塔认为,美股调整对A股的传导路径主要有:北上资金净流入波动(但市场对这一影响可能存在高估);国际化程度较高,港股在跟随美股调整的同时,AH溢价的变动会带来港股与A股的重定价;A股中股价与对美出口情况较为敏感的行业为,但2018年以来的贸易冲突已导致电子行业先行调整,往后看“自主可控”主题有望带动电子行业走势脱钩于对美出口情况。   美股下跌导致的外资净流出幅度有限。 这体现为:(1)2017年以来,美股共经历过6次月度级别的调整,期间大多对应着陆股通持股市值占比小幅波动或走平,而美股重回涨势后,陆股通持股市值占比再次上行。 (2)美股快速调整对北上资金产生的影响是脉冲式的。

2018年以来,每次美股单日收跌%以上,均会带来次日北上资金的大额净流出,但如果看未来5日、未来1个月的情况,即使美股的调整仍在延续,北上资金大概率已经开始转为净流入。

另一方面,尚难言北上资金对A股具备较大的定价权。

这主要源于,当市场处于熊市阶段时,资金面呈现减量博弈,外资作为长久期资金能够“越跌越买”,在市场中拥有的定价权边际增加。 当市场处于走强阶段时,资金面呈现存量甚至增量博弈,此前积累了较多筹码的外资倾向于“越涨越卖”,但考虑到其他投资者较为活跃,外资的卖出很少会对股价构成直接影响。

  港股与美股的联动性在2000年之后稳定在左右。

国内企业赴港上市、陆港通的开通等带来了A股与港股联动性的持续增加,2016年之后美股、港股、A股的历史数据显示,(1)A股波动幅度高于;(2)历次美股出现月度级别的调整时,A股初期调整幅度高于港股,但随后调整幅度趋弱,甚至有可能收涨;(3)A股调整幅度的大小同样依赖于自身风险偏好,如2018年美股下跌期间的调整幅度大于港股,但2016年则小于港股。 考虑到2019年4月下旬A股调整幅度大于港股;仍处于2014年以来中位值水平;A股风险溢价在2018年见顶回落,长期来看将处于下降趋势,这将为美股下跌时的A股构成支撑。

上一篇:趋势、破局、践行 ,中国医药产业如何再出发? 下一篇:智者纵论财富巅峰 妙语连珠句句惊人!